庄子的管理境界第十七讲
丙林  2017-03-13 14:07:12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庄子管理境界山木之二》第十七讲

 

 点:龙江书院

 

 间:2017311日下午两点至四点半

 

主讲人:刘群珍

 

参加者:王志忠,王启红,杨彬,胡晓宇,谭明爱,沈伟光,周震,谭爱华

 

        陶梅,郑春秀等

 

 

 

今天又有新来的朋友,我重复一下分享庄子的心得体会。总的题目是《闲聊庄子》,里面按照庄子自己说的“寓言十七”百分之七十都是寓言,也就是讲故事。我自己就把这些故事按照我分的题目,分别与大家一起“闲聊”。以前有“养生”,“教育”,“立志”,“生死观”“大圆满”等,后来又有了“管理境界”等。我自己理解,所谓“管理”首先还是如何“管”自己,尽管我们人人都是“佛”,但是在娑婆世界里面,贪嗔痴慢疑一直污染我们,所以,如何经过修身,修炼,把这些逐步去掉,《庄子》里面可以说,处处都在讲这个。于是,从前年开始,我就在这个范围内,将《庄子》里面的故事整理出来,加上自己的体会,与大家一起闲聊所谓的“管理境界”。

 

上节课我们讲孔夫子和弟子被围困陈蔡,七日不伙食,第二次被“子桑雽”点醒后,就马上轻松休闲自得回去了,把包袱放下,终止教学,圣贤的书籍也不要了,什么周礼这一套都不要了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子桑雽又去看望孔子,说了一段据说是舜帝临死之前对大禹的教诲。意思是我把“天子”位传给你了,但是你要随时反省,省什么呢?行为要顺应因缘,要和环境相应,该来就来,该去则去,不要端起天子架子,成天指责这个批评那个的,那都是社会性的一面,也不要去包装自己,不要用虚名来粉饰自己,你应该把自然性一面表现出来,要以一个平常心对待自己,也对待他人,用平常心看待这个世界,率性而为,就不会那么劳累,百姓自然知道做什么, “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天下何须去管理,这样你才可以在人世间潇洒走一回。

 

 

 

今天接着讲孔夫子穷於陈蔡之间,七日不伙食。下面仍然请大家诵读:

 

孔子穷於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猋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於人之心。

 

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

 

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

 

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何谓无受人益难?”

 

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其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於鷾鴯,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何谓无始而非卒?”

 

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

 

“何谓人与天一邪?”

 

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

 

这一则困于陈蔡的故事,结合前面,孔夫子已经得到贤人,圣人的教诲,知道该与道同行,随心所欲,所以即便处于逆境,也能临危不惧,心闲体安,顺应自然。

 

孔夫子和他的弟子们被困于陈蔡,七日不火食,那么夫子在干什么呢?左手边靠着一棵枯树,右手捡了一根枯树枝,一边敲打,一边唱着神农氏时代的歌曲。这里的“猋氏”,就是焱氏,也就是神农氏时代,那是在轩辕黄帝之前,算上古时代。孔夫子一边用树枝当乐器敲打树干,有乐器但是没有节奏;一边随意敲打,嘴里唱着歌曲,但是不和五音“无宫角”,就是心不在焉,击打树干声音和唱歌声音没有一定规矩,完全是随心所欲而发出来的,因为是此情此景,所以从心里自然流淌出来的,是当时的真情流露,悠然凄楚动人,尽管没有唱出应有的韵调,但听的人被深深感动了。

 

所谓的弦律是前人定的规矩,“宫、商、角、徵、羽,”必须这样,必须那样,如果不这样不那样,就不行,这些规矩完全是符合社会需要,按照社会需要制定出来的,但不是人自性中流淌出来的。这里庄子借孔子随意不按规矩敲打和吟唱,就是告诉人的自然性才是最真实的没有韵调反而能感动他人,因为是真性情。为什么我们说演员就是作假,因为他们是按照听众的需要“假戏真做”,按照“五音”的规定演奏。

 

夫子的弟子颜回非常端正站在他的面前,自己一双手合拢放在胸前的。不能瞠目看老师,所以是转睛恭敬看着老师“还目而窥之”。哎呀,老师你的歌唱得这么好,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如此洒脱,真是伟大啊!他就不知道老师在给他传授 “真人”像,要诚、要真,怎么想就怎么做,不要造作。

 

而孔夫子害怕颜回由于对自己的崇敬而夸大夫子的作用,又怕颜回把现在的困境看得太严重,又怕颜回因为爱惜老师而陷于内心哀伤。这个也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常态,“广己而造大”,现在的所谓“运作”,“造势”,包装就是这样,对于诚实的人而言,这些就是虚伪,造假,天天打假,而假货不断,什么原因?为了一己利益“广己”为了把自己的利益无限扩大,昧着良心去造势“造大”——我们老师秉承的是文武周公之道,你们为什么不接受呢?。

 

“爱己而造哀”喜欢一个人,关心一个人过头了,就容易“造哀”,孩子已经上大学了,家中老人还要开始焦心,上大学了,学校生活好不好啊?同学和老师处得顺不顺啊?打个电话问一问嘛,天气预报降温了,告诉他要加衣服啊,也不怕人家烦。今天在路上还在讲一个朋友,最近“病退”了,日子仍然很不错,结果自己的老父亲反而成天担心,哎呀现在不到三千元一月怎么过啊,肯定有什么困难?怎么办啊?搞得自己晚上睡不着觉,气得这个朋友不好埋怨,只好说:管好你自己就行,谁让你管我嘛?因风月而伤情,因人事而动情。这都是不健康的心理状态,还有些爱狗人士,经常因为“狗”的事情与人大吵大闹的,故“爱己而造哀”。

 

孔夫子就对颜回说,“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

 

回,不受自然的损害是容易的,春夏秋冬,日月变化,昼夜反复,这个就是“天损”,生老病死也是“天损”,我们哪个又不接受呢?你能够不接受吗?我们都很自然接受这一切了。大家看,已经“立春”、又过了“惊蛰”,还咋寒咋暖的,前两天热,这两天又冷,我们能够不接受吗?加减衣服而已,今天出门我就是加了一件背心的,据说明天还要下雨,尽管是周末,也可以不出门,想出门就带雨具嘛。

 

无受人益难,人不接受利禄、利益却很难,人从根子里面都不会拒绝福禄寿喜,五福临门这样的好事,人有一点便宜都要去占,比如我现在有老年公交卡了,乘公交车不花钱,但是这个卡是每上车一次就被刷一次,我经常不够用,需要再买“次卡”,那个就是在两小时内可以换乘三次车,都只刷一次。上月,我每天去一医院,开始就采取乘车到《和硕西街》下车,再步行一站路,到医院,刷一次卡;后来我的老年卡用完了,就购买次卡,于是,在去医院的路上,我马上就在中途《成汉盛和路口》下车换188路车,一直乘到医院门口,而乘老年卡的时候,就只能在“和硕西街”下车,再步行很长一段路,才到医院。所以有一点“好事”就要去贪恋,就这点便宜都要去占(当然算合法的)。我们人,从根子里是不会拒绝福禄寿喜这样的好事。

 

趋吉避凶也是人的本性,哪个商场在打折,你看去的人就多;人家赞美你几句、就乐得屁颠屁颠的,还不是随喊随到,也是我的例子,春节前,我在中海配合社区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学习《大学》,刚进行一次,后来接二连三的事情就耽误了。本来还犹豫,学不学?结果昨天下午,我从那里经过的时候,顺便进去看一下,里面不但还有人要参加,而且原来参加学习的一位学友告诉我,她已经会背诵全文了,这一激动,马上同意下周三要开始学习了。

 

另外,据冯老师说,佛源老和尚讲过,有些法师就受皈依弟子的摆布安排,因为人家喊了你是法王,送你一顶大师的帽子,是大师,又收了人家的供养,结果就任人摆布。故“无受人益难”。

 

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一个事物的开始就是另外一个的终结,人和自然本来都是一体的。那么现在唱歌的是谁啊?

 

我们在书院,经常会听到老师讲:这个时间点就是过去的终结,未来的开始,一切都不离开“现在”;过去、未来、都消融在“现在”之中,都在“当下”流出,故“无始而非卒也”,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我刚才说的话已经过去了,现在说的是未来,但是马上又成为过去,未来又来了,交接点就是“现在”,就是“当下。”我们的注意力也应该放在“当下”,关注当下,修行也是从“当下”做起。

 

人本来就是大道的产物,本来和大道是一体的,“人与天一也”。人怎么来的?庄子说过“俄而有矣!”,来了就来了,因缘和合就有了。“夫今之歌者其谁乎?”我们首先明白“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就是我,我从该来的地方来,到该去的地方去。现在唱歌的是谁?谁在唱就是谁。

 

颜回听得似懂非懂的,于是就逐步一个一个问题再请教老师,而孔夫子也一个一个加以说明。

 

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

 

孔夫子就说: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饥饿、干渴,寒冷,暑热,穷困潦倒,无路可通,社会上种种法令制度也把我们的手脚捆绑住,让我们不能随意动弹,这一切都是天地的运行,和万物变化造成的结果。

 

比如有人怨恨没有生在亿万富翁家里,而崇祯皇帝又对女儿长平公主说,奈何生在帝王家;有人说我这么有才有貌怎么没有找个富有的老公,像王健林的儿子一样“国民老公”,但是上周我看中央台的“诗词大会”里面有首唐朝李商隐的诗,——《马嵬》中“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纪”,岁星十二年一周天为一纪,玄宗在位四十五年,约为四纪。但是在“马嵬”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为什么?因为杨玉环不死,士兵们就不走了,唐玄宗也就会没命,这个皇帝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结果嫁给天子的杨玉环最终属于“凶死”,“夭折死”;而“莫愁”古洛阳女子,嫁为卢家妇,婚后生活幸福。此言贵为天子,但反不如百姓的爱情甜蜜,生活幸福,还能善终。

 

“言与之偕逝之谓也”我说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都听任命运的安排,与天地万物一起变化吧。

 

我们也可以想一下,有多少人的命运是自己做主的?怎么来的你做不了主,生在什么家庭你做不了主,起跑线也做不了主这些都是天命运行。我们可以做主的,就是知位守位,做好“本位尧舜”,正心诚意修身,其他的就交给老天爷去安排。

 

孔夫子继续说:“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君臣之间,作为臣子对于君王的安排,你能够不服从吗?在《人间世》里面叶公子高能不去齐国吗?不能,尽管听说去齐国,马上“内热”,还是得去。最近听讲《史记》,在《淮阴侯列传》里面有一段很发人深省。在楚汉相争的时候,汉王刘邦用韩信兵收复了赵国,而后准备征伐齐国。刘邦用了“郦食其”去游说齐王“田广”,齐王被说服了,留郦食其纵酒言欢;另一方面,刘邦又命令韩信“击齐”,用武力征讨齐国。怎么办?去不去?韩信的谋臣蒯通就说:“将军受诏击齐,而汉独发间使下齐,宁有诏止将军乎?何以得毋行也!”什么意思?你是接受了汉王的命令要用武力征服齐国的,尽管汉王已经派说客去游说,也就是外交使臣,但是没有命令让你停止进攻,你怎么能够不带兵去进攻呢?最后韩信认可了,于是带兵渡河,一直打到临淄。结果齐王觉得上当,马上把郦食其“烹之”所以君臣之间都是这样,何况我们面对的是天道,你能够不遵守吗?能够违背吗?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拖到五更天。大家面对生死,也只能无可奈何接受了。所以“无受天损易”

 

颜回又问:何谓无受人益难?颜回接着问,什么是无受人益难?受人益,就是接受别人的利禄,升官发财之类。既然天损,面对生死都能够接受,为什么接受人给的利禄、钱财反而很难呢?

 

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其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於鷾鴯,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孔夫子就说了:“始用”就是为我所用,为我所使,去年我们几个人到老师家,突然蛇妹妹看见老师家里的“智能机器扫地人”,说,李老师你也用这个?我们家里也用。我是科盲,第一次看见这个,然后李老师就实地操作给我们看,这个机器人就为李老师所用了,可以把地上,旮旮里面的灰尘,头发都打扫干净,大家看这个多好?省力省时;“四达”四通八达,运行无碍,因为主人能够“控制”它,喊它向东就不能向西,否则就不让它动。我们现在的机会也多,电视一打开,手机上网,天上地下的事情都知道了,这些都为我所用。“爵禄并至而不穷”,升官啊,发财啊,运气好的时候,官运像坐火箭一样,飕飕向上,权钱结合后,“禄”就像滚滚东流水一样,流向你了,还能穷吗?钱都不用“数”直接用秤称就是了。但是孔夫子紧跟着说:“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其在外者也。”钱财,官帽子虽然带来了不少好处和便利,但都不是你本来就有的,只是你的机遇得到这些东西罢了,那个“智能机器扫地人”到了李老师的家,而李老师能够给它发挥作用的机会。

 

我们人自然性的需求是有限的,一碗面,一碗饭就可以解决生存,一件棉衣冬天可以保暖就行了,一间茅棚可以挡风雨,但是我们社会性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名利完全是无限的,而且经常是非分的都想要,俗话说“欲壑难填”,可能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现在挖出来的贪官,要那么多干啥?几百套房子,几吨重的钞票,玉石,字画堆放在地下室干什么?守着这些累不累?记得刚改革开发的时候,有一首诗“一栋小楼平地起,首长见了心欢喜,儿子媳妇和女婿,从此有了根据地”,全家有一栋楼,高兴得不得了啊。如今呢?我们可以认真想一下,安抚我们的五蕴庙,到底需要多少?人啊,就是想要的很多,实际需要的很少。

 

“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君子不做抢劫之事,贤人不做偷窃之事。中国自古以来,都是视盗窃为耻辱,男怕为盗,女怕为娼。当然现在好像不一样了,简直不知耻辱了,看现在揭露出来的社会陋相,成了笑贫不笑娼,真不好说了。现在文人之间的偷盗也习以为常了,大量的论文抄袭,剽袭,窃取人家的劳动成果,人家的专利,所谓的“山寨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里孔夫子对这种现象也是深恶痛恨的,“吾若取之,何哉?”我如果也去窃取这些身外之物,为什么呢?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去取这些身外之物呢?所以我是不会的。下面又举自然界的生物

 

“故曰,鸟莫知于鷾鴯,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鸟儿中,燕子最聪明了,“鷾鴯”就是燕子,它们把自己的安全半径留得很足,只要看到不适于停留的地方,绝对不会再看第二眼“不给视”,再也不看了。虽然它也要觅食,但寻觅到后,马上离开绝不贪恋,如果是个危险的地方,即便口中的食物掉下去,它也弃之不要,马上高飞而逃。但是我们人就不一样了,我们平常掉一个东西,总要反复想,怎么掉的?能不能够找回来。我就想到最早见冯老师,就是因为我有一个东西丢了。最后搞得我有点魂不守舍的。大家看我那个样子,也帮我着急,连忙去找了一个寺庙的方丈,结果那个方丈说,丢就丢了,不妨碍什么事的(当然,后来给我开光一尊观音像。杨楠出国留学的时候,我送给他了),反正也很奇怪,第二天事情就有了转机。在后来,冯老师回来后,我又去找了他一次,也是这个话,丢就丢了,以后你仓库里面宝贝多得很,实际上想多了,也没有用,那个丢失的东西没有找回来,更大的宝贝找回来了。

 

“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燕子很怕人,但是它要把窝建筑在人的屋檐下,为什么?它也要找一个寄存的地方,燕子吃害虫,人把燕子当成吉祥鸟,还能够逮到蚊子,所以人们也喜欢它们。燕子把窝建在人的屋檐下,其他动物也不会来伤害它,所以,燕子是很有智慧的。社者,居也;稷者,养也。我们人也要有生存自养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的社稷。

 

颜回又问了:“何谓无始而非卒?”

 

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

 

颜回问,什么叫没有起始也没有终止呢?也就是无始无终,始终不二。

 

夫子就是说:万物的变化,不知道谁是交替代谢者,“禅之者”就是万物变化的机关,枢纽,它能生万物也能灭万物,但是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这里就叫“禅”,这个能化万物的“禅”怎么知道它的开始,怎么知道它的终结呢?庄子和道家学说的看法就是没有始点也没有终点“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

 

“正而待之而已耳”把心摆正,顺其自然变化就是了。不要去东想西想,把自己摆正,坦然面对到来的一切,坦然接受命运安排,化其万物,自己也化在其中了。

 

颜回又提问题了:“何谓人与天一邪?”

 

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

 

颜回问,什么叫天与人和谐?人和自然本来就是一体的?

 

夫子说:有人,天也,人是大自然,是天产生的,对于人类,对于人类社会都是“天”演化出来的。是天支配着人的一切活动,支配着社会运行。不管我们人说自己有什么,比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皇帝,也不能不死吧?死了以后,这一切与他有什么关系,王土、王臣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康熙那么想再活五百年,可能吗?才活了69岁;想长生不死的秦始皇更短了,只活了49年。所以,不管你怎么拥有,结果都是老天爷的。那么老天爷又是谁在支配呢?“有天,亦天也”就是老天爷在支配,在指挥,在导演。什么是自然规律?自然规律就是自然规律,什么是道?道就是道?只不过“强字之曰‘道’”。

 

“人之不能有天,性也”,人类是不可能产生天的,作为人是不可能去支配天的,不可能逆天行事,这是人类和天的本性决定的。但是我们人类总想去战胜天,去违逆天,现在的空调,所谓四季如春,反季节蔬菜,水果,想吃什么就有什么;青年人抓住青春不放手,今年18明年16;老年人、有病的人一样抓住生命不放手,就是不想爱乐死,非要被折腾死,这个就是我们凡夫相。但是圣人就不是这样。

 

前几天看了日本的电影《禅》,是讲道远禅师到中国取经,最后把禅宗的“临济宗”如何在日本发扬光大的。电影开头就是他的母亲死了被火化的场景,他就想到母亲生前给他说的,我死了就到极乐世界去了。当时他就想,为什么要等死了才到极乐世界?为什么不能现在就是极乐世界呢?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一震,对啊,当下就是极乐世界,我们就是要把每一个当下都活成极乐世界!尽管我们身处在娑婆世界,但我们转烦恼为菩提,转生死为涅槃,精神要活在极乐世界。在这个娑婆世界里,好好修行,把贪嗔痴慢疑修掉,“知之修炼,谓之圣人”这个是《阴符经》里面告诉我们的。

 

“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在《巴蜀禅灯录》里面记载这么一段——清末民初人士“张凤篪(chi)”,文中记载“居士体弱,多病,然不服药。人或劝之,士曰:‘轻病何须治,而大病乃业力。非草木金石之剂可移也。此亦身心之锻炼,自养可也。’”这就是开悟,明心见性了的人,他们已经和天合一,平和地面对老天安排,“安时而处顺”,“哀乐不入”,安然听任自己身体的变化而走向人生的终点。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晏然体逝而终”,我们就吃了定心丸,才能心安理得过现在的日子,否则成天想去蹦跳,时时陷在妄念里,还怎么过日子。

 

 这个也是孔夫子“五十知天命”后,又经过十四年的周游列国,得出来的结论。有了这种心态,才能逍遥,能够逍遥,就可以“无为”,能够无为才能无不能。管理的境界就是这样,就这样管自己。

 

 

 

大家齐声诵读下面这一段:

 

庄子布大衣而補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

 

庄子曰:“贫也,非惫也。士有道德不能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柟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慄;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不变,未足以逞其能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徴也夫!

 

我们知道,庄子自己就是一个“天子不得为臣,诸侯不得而友”的角色,从来就没有高看天子,诸侯,“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当然在《孟子·尽心章下》里面孟子也有这个风范“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所以,人活在世上是需要一点精神的,否则就太窝囊了。这里是第一次看见庄子的穿着打扮

 

“布大衣而補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什么衣服?一件補过破洞的粗布衣服,脚上的鞋子,鞋帮和底子要分家,所以用麻绳做带子上下系着的。就这样的穿着去见魏王。证明他过的是穷日子,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结果魏王一看,马上就说“何先生之惫邪?”哎呀,先生你怎么如此疲惫啊?我们知道庄子的好友惠施就在魏国当宰相,在《秋水》里面,庄子去见惠施,结果惠施害怕魏王见了庄子,会影响他在魏国的前程,所以到处搜寻庄子,以便阻止他见到魏王。庄子告诉他,你那个宰相位置也不过是一只腐朽的臭老鼠罢了,我是凤凰,非梧桐不止,非醴泉不饮的,怎么看得上你的位置啊。下面我们看庄子见到魏王又是怎么回答魏王的?

 

贫也,非惫也。士有道德不能行,惫也;我是穷困,并不是疲惫,只不过物质上匮乏一点,没有钱而已,在精神上没有受到损害,没有抑郁症。一个怀道而有德的人,空有经邦济世之才而不能被用,大道在握,不能畅通而行,这个就是有道之士的心病,无用武之地。因为这个,我才显得很疲惫,精神很痛苦。前面我们已经分享了孔夫子周游列国,也是如此,最后也只好悲愤地喊出“归与!归与!”回去吧!回去吧!

 

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衣服破朽,补丁重补丁,鞋儿破烂,帽儿旧,那是物质贫乏,不是精神的疲惫。冯老师经常说,人的生命有三性,就是自然生命,生老病死;社会生命,富贵穷达;精神生命,喜怒哀乐。如果精神失去了依傍,尽管亿万家产也不能让他快乐,因为精神贫穷,每天就会很失落,文大哥的一位朋友就放弃了亿万家产,现在每天去面对雪山发呆,他们去看过,物质生活简单极了,就是糌粑酥油茶,屋子里面都是冷冰冰的,火都不生,更别说空调暖气了。熊总认识的一个老板,挣了诺大的家业,被儿子败掉,气得把剩下的财产,大家分了后,带着自己那一份去了大邑的一个道观,再也不管世间的孩子了。

 

在《让王》篇,有子贡去看望孔夫子的弟子“原宪”。子贡当然是骑着高头大马,衣冠楚楚,原宪的住处很偏僻,没有办法让子贡的车马进去,子贡只好下车走进去。那原宪是什么样子呢?戴着用桦木皮做的帽子“华冠”,而脚下也穿一双没有后跟的鞋子“縱履”。子贡就说,先生,你病了吧?结果原宪的回答也是,我只是贫,并不是“病”。为什么?“无财货之贫,学道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我只是没有钱财罢了,修道不能为社会所用称之“病”,但是我奉行“学而为己”,我为自己学道修行,世不能行但我自己用,所以我没有病,只不过贫而已“今宪贫也,非病也”,精神世界仍然是充实的。

 

孔夫子还有一个弟子“冉有”夫子称他“侃侃如”善断公务,理事有方,有政治家的才干,尽管也是俊杰精英,但是春秋之际不能脱颖而出,施展大志,也就默默无闻死于草莽之间。(见日本作家“井上靖”著《孔子》)。

 

我现在这种状况是因为生不逢时,运气不好啊。春秋无义战,各个诸侯都是为了一己利益,不断发动战争,搞得民不聊生,所以庄子也就“天子不得为臣”,不会给你们去使用的,我生的时代不好嘛,我的命不好而已。

 

接着庄子又举自然界的例子说明:

 

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柟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

 

魏王,你看见过树林中跳来跳去的猿猴吗?当它们爬上柟,梓,豫,章等大乔木树的时候,在其间跳来荡去,抓住一棵树的藤子“揽蔓其枝”,一下就荡到另外一棵树上去了,有的是几丈高,一荡就上去了,那个自得其乐,称王称霸“王长其间”,就算有神射手后羿,蓬蒙也不能一箭射中,看见它们自得其乐的样子也无可奈何,不敢小看它们“眄睨也”。

 

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慄;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不变,未足以逞其能也。

 

等它们跳到荆棘丛中的时候,它就不能那么潇洒,只好小心翼翼了,左顾右盼,因为到处不是带刺就是带钩的,内心还会恐惧不安,战抖不已“危行侧视,振动悼慄”。并不是它们的筋骨变得不柔软灵活了,也不是四肢受到束缚,而是所处的环境变了,“势不便”已经不利于它们施展自己的才能了,俗话说“势居小者,不能为大”。

 

所以,一个人想走入顺境,“势”是很重要的,熊谷公司以前的产品在石油管道系统是排头兵,上过中央电视台,但是最近几年来,中石油,闹“地震”,大家都在“观”形势,基础管道上不上?上哪些?怎么上?尽管你质量是上乘,人家使用也习惯,也愿意购买,但就是没有订单,你又能有多大的能力?只好反过来练内功,一方面积极开拓其他市场,另一方面加快自动焊研制适应多变的市场,暂时是遇到滑铁卢了。当然熬过了寒冬,现在已经春意盎然,今年二月份已经转亏为赢了。下面庄子直接诅咒当时的统治者了:

 

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徴也夫!

 

现在的形势就是春秋无义战,周室微弱,六国兴盛,彼此宣战,处于君昏臣乱的时代,我尽管怀道抱德,莫能见用,想不疲惫,怎么可能啊!我也只有认命了,晦迹远害而已。比干在纣王手下,只有被解剖心,挖心出来给纣王看,是不是红心?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庄子这里是引古证今,嘲弄当时的社会现实,以史为鉴,处乱世不安于“惫”,必遭凶杀,用比干的例子,势不便而强为之,则受戮。充分表现出他对统治者的痛恨并彰显自己大无畏的精神“徴也夫”。

 

孔夫子也是这个态度,比如在《论语·宪问十四》,就明确提出“贤者避世”,也就是社会处于混乱时代的时候,贤人就应该像隐士一样,自己修道,不与社会发生冲突。

 

道家推行自然死,不主张凶死,夭折等意外死亡,势不挤,独善其身。

 

 

 

大家接着诵读:

 

10)庄周游乎雕陵之樊,覩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於栗林。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覩?”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覩一蝉,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

 

庄周反入,三日不庭。蘭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

 

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於浊水而迷於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今。今吾游於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於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

 

这则故事,冯老师说,庄子的密宗,密法就在里面。我们好好看一下,密法到底在哪里?

 

庄子悠哉悠哉到雕陵,也就是一个丘陵地带的栗子园林里面,樊,就是“藩篱”。突然看见一只奇异大鸟从南方飞过来了。怎么个奇异?翅膀有七尺宽,眼睛的直径有一寸长。太大了,一下就碰到庄周的额角,停飞在栗子园林中了。庄周一看,很奇怪,这是什么鸟?“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覩”翅膀这么大,“殷”就是“大”,在《秋水》里面就有“大之殷”。翅膀这么大,却不远飞,眼睛这么大,却看不清楚人,目光迟钝。于是庄周“蹇裳躩步”提起衣裳的角,赶快走过去“执弹而留之”,拿起弹弓窥视它的动静,要找准射击的好机会,然后将其打落,也算中午的午餐有着落了。下面就是著名的“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典故了。

 

“覩一蝉,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庄周突然看见一只蝉子,为了躲避强烈的日光,跑到栗子树下面来歇息,并且大张喉咙在歌唱。有一年我们陪同老师到庐山去玩,因为亲眼看见蝉子脱壳,后来我上网查询,知道有一种蝉子在地下17年,一般的也要两三年,就为了一个夏天能够引吭高歌。这只蝉子正在尽情张大喉咙歌唱,却不知危险已经逼近了“忘其身”,其实人也有这种时候,生命力最旺盛,事业最顺利的时候,都容易这样。一只螳螂看见蝉子“执翳而搏之”以树叶为掩护就把那只蝉子抓住了,但这只螳螂也是“见得而忘其形”,见到蝉子就忘了自己的安全,。

 

“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子突然看见刚才发现的那只“目大不覩”的异鹊一下就飞过来,想把螳螂和蝉子一起抓获了,这只大鸟早就忘记刚才碰到一个人的额头,更不知道此人正准备用弹弓射击它。

 

“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庄子一下就惊呆了“怵然”就是惊恐的样子,自言自语说:哎,万物之间互相伤害,这是因为两者互相招引,互相诱惑所产生的啊!真正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贪图一点利益,见到一点好处,就放松自己的警惕,给自己带来灾祸或者麻烦。大家也可以对照想一下,利益链上互相产生的诱惑不少吧,而面对诱惑的时候,自己如何把握的?

 

“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庄子马上就把弹弓丢了,回身往外走,结果管理栗园的保安已经朝他追赶过来了,一边嘴里面还在喊骂着,以为他是要偷栗子的,“誶”就是骂。

 

庄周反入,三日不庭(读音:逞)。蘭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

 

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於浊水而迷於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今’。今吾游於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於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

 

庄子回去后,三天不出门,(也有说三月的)在家里反省,心情不好“不庭”就是不愉快。他的学生“蘭且”怪师父怎么闭门不见,于是上门请问他:先生最近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连门都不出了。

 

庄子说:我本来是想守好自己的形体,却忘记了自身的安全,庄子本来是到雕陵的果园里面的休养,养外形,我们现在也有很多到处去旅游,去呼吸新鲜空气,去做健身运动,等都属于养身,还有想找一个清净地方,最好是终南山之类的,脱离这个烦人的社会,但是“观於浊水而迷於清渊”,观察到浊水反而被清渊迷惑了,看清楚了世间,社会的乱象,不被世间法所困,看破红尘去出家,出家后呢?成天挂在QQ群上,周四那天我们在百花潭学习,来了几位出家师父,一边听我们学《禅说庄子·天道》,一边在玩手机,也清修不了,所以迷於清渊仍然是颠倒见 。有的人成天想着“开悟”,开悟了,你干什么?还是要运柴搬水,我们就在社会滚滚红尘中,一样可以修行,只要随时做好当下的事情,就0k了,否则两头跑,两头都做不好。

 

我也听我的老师说过:“入其俗,从其今”到一个地方,就要顺从那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遵守当地的法令法规,俗话就是,到那个坡就唱那个歌。我到雕陵去游玩就忘掉了林子的法规,当那只奇异的大鸟碰擦了我的额头飞到栗子林中的时候,我只想到用弹弓把它打下来,为己所得,也忘记了自己安全,自己也是在保安的监督之下,于是差一点被管园子的人当成小偷抓住,也被人家羞辱一顿。我所以不愉快,就是在想这些因果关系。

 

当然,庄子本人不是这样的,他是隐身卑位,遨游宋国;养性漆园,岂能迷目於清渊、留意利害耶!而是借此告诫世人。

 

其实我们人在这个世界真是很可怜的,有看得见的因果,更多是看不见的因果,层层把我们“罩”住了,上面讲的蝉子其实没有妨碍谁,它自己歌唱娱乐自己,但是在食物链,因果链上,它就是螳螂的口中食,螳螂就把它“罩”住了,不得自由;而在后面的黄雀又是它们的克星,是它们的天敌,有黄雀在,它们也不得自由;黄雀很厉害,但人更厉害,庄子的弹弓早就对准它们;庄子厉害,还有掌握权力的保安,栗子园的管理者,当然这个管理者上面还有老板管他,老板上面还有管老板的,还有管上面的,上面的上面还有管他们的,无穷无尽,一层一层管嘛,我们能够自主的半径非常有限,谁也逃不脱“被管”的结果,俗话说,有天罗地网,《道德经》里面讲“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人不要去妄想能逃、能躲。

 

大家都在“道”中,在天地中,还有大道管着我们,连自己都管不了奢谈什么管人啊?怎么办呢?只能做好各自位子上的事情,该你管谁就管谁,那个也不叫管,叫工作,叫做本位事什么叫自在?怎么得自在?只能随缘尽性,尽性随缘,与道同行。这个是我们的理想,心向往之,就在这条道上去修,去行,最后结果,交给老天爷去。

 

谢谢大家,下次分享《田子方》里面的“真人。”

 

 

 

                2017312日     整理于家中      留余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之后,可添加您对本文的看法或者评论。



@友情链接  |  明月书院  |  南华书院  |  回页首
   

蜀ICP备:13003773号
四川龙江国学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进入个人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呢,请登录或者注册:

我要登录

用户:   密码:  

我要注册

欢迎您注册本站,请注意保存您的密码。
注册用户:  建议您使用有具体意义的中文名注册。
邮箱地址:  用于忘记密码之后,找回自己的密码。
输入密码:  慎重,千万不要做一个经常忘记密码的人。
  

站点说明

1、嗨,亲们,本站刚升级,如果您看到这个登录框的四角不是“圆角”,则请您务必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或者火狐2及以上版本浏览本站,否则页面可能不正常;
2、由于360或者QQ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仍然使用的是IE核心,因此务必请保证您的IE版本不能低于7,建议还是尽量使用IE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3、最后,祝您在本站浏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