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的管理境界第十六讲
胡不归  2017-03-02 12:00:00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时  间:2017年2月25日下午两点-四点半
地  址:龙江书院
主讲人:刘群珍
参加人:丙林,胡凯,王启红,苟胜东,胡晓宇,张平,曹春林,杨彬等20多人

刘:有一件事和大家商量一下。在书院,我们都只称“冯老师”为老师,其他的人都不是,因为“师者,授业传道解惑”也,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我都是在这里听课、学习,然后把自己所理解的与大家分享,或者叫“闲聊”而已。所以从冯老师开始叫我“刘大姐”以来,在书院基本都是这样称呼的,我也很安心,很满意。当然现在人多了,年龄也相差很大,叫我阿姨可以,或者有人叫婆婆也行,就是请不要叫“老师”。


前不久,我的一位小朋友,我周围有很多年轻的朋友,他们也愿意和我打交道。是位做红酒生意的,书院也有不少人见过,以前冯老师在毓秀苑宾馆讲课的时候,他经常去听,后来生意忙了,就少听了,温江这里他也来过。他在微信上发了一组很多人在一起喝红酒的照片,配了一句话——“请叫我刘老师。”(因为也姓刘)当时我估计是喝多了,别人叫他老总,老板之类的,他可能表示谦虚,不要这样叫,所以就写了一句:请叫我刘老师。我看见后,当即在后面回一句:“师者,授业传道解惑也。”他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所以,我希望,大家叫我大姐,阿姨,等都行,就是不要叫老师。我不敢当,听到这个,我压力很大,谢谢大家理解。

我们怎么看《庄子》也就是《南华经》?大家知道,一个出家人圆寂后,能够留肉身在世间的,肯定是修行圆满,值得后人尊敬和礼拜。在广东《南华寺》里面供奉有三尊“肉身菩萨”,一尊是大家知道的“六祖慧能”大师,一位是《丹田大师》,还有一位就是《憨山大师》。这些大师,儒释道都是打通了的。憨山大师对庄子有个评价,他曾经说:中国无此人,万世之下不知有真人。对《南华经》是这样说的:中国无此书,万世之下不知有妙论。
 

在憨山大师眼中,庄子就是真人,不是假人,因为他不戴面具;《南华经》告诉我们什么叫“妙论”?妙论就藏在《南华经》里面,我们有闲工夫的话,大家就一起来“聊一聊”这些妙论。

因为上周晓宇讲《论语》,所以我接着“聊”一点《南华经》里面的“孔夫子”。有些人读《南华经》总觉得庄子对孔夫子不尊重,老是拿孔夫子来说事,其实庄子对孔夫子是真正读懂了的,他就是要借孔夫子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就是后面《寓言》中说到,借“重言”,借圣人之言来阐述自己的“妙论”。
 

在《南华经》里面,孔夫子一出场就是和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一起出现的,在《齐物论》里面,当王倪回答完囓缺的问题后,说了一句:“至人神矣”,后面接着是长梧子与瞿鹊子的一段对话。瞿鹊子对长梧子说:吾闻诸夫子‘圣人不从事于务,不就利,不违害,不喜求,不缘道,无谓有谓,有谓无谓,而游乎尘垢之外’夫子以为孟浪之言,而我以为妙道之行,吾子以为奚若?~~~
 

结果长梧子马上就说:黄帝之所以听荧也,而丘何足以知之~~~
什么意思呢?瞿鹊子说,我听孔夫子讲过这样的话,圣人都不做具体世俗的事情,不专营不谋利,不求名不求利,不拘泥,也不到处标榜自己修道悟道了,有也行无也行,自己神游于尘垢之外。也就是不问世间的俗事,自己随心所欲,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尘垢之外”就是六合之外,我们现在所处的是“娑婆世界,”充满尘垢的世界。尽管孔夫子这么说了,但是他却认为这些都是不着边际的无稽之谈“孟浪之言”,不过我听了之后倒是认为这些是绝妙的论述,你认为怎么样?
长梧子就说:这些话,连轩辕黄帝听了都会迷糊的,何况孔丘。所以一出场就把孔夫子与中华民族的始祖并在一起,难道是贬低孔夫子吗?不是的,这是推崇孔圣人、

 

紧跟着《人间世》里面,开篇就是孔夫子的得意弟子,颜回,因为看到卫国的国君“轻用其国,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国量,乎泽若焦,民其无知矣”,于是想用在孔夫子那里学到的文武之道,去救民於水火之中~~~结果引出了著名的“心斋”修行办法,通过孔夫子给颜回讲解心斋,让我们知道万世之下,还有这种方法能够让自己进入“吉祥止止”的境界。
还有叶公子高请教孔夫子如何当一个外交官?孔夫子告诉他,出任外交官,都是用嘴,即用言的时候多,而语言往往就是有喜有怒,同样一件事,有人喜则有人怒,如何在这其中,通过语言两边不得罪,还能保全自己?凡事要牢记“乘物以游心,托不得已以养中”这样你就安全了,还不辱使命。

 

在《德充符》里面,开篇通过孔夫子赞赏一个残疾人“王骀”,说明“不言之教”的妙处。今天这里来了不少老师,以后有兴趣,我们也可以聊一聊庄子的教育观~~~
 

所以说,庄子和孔子其实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借用一下,也算方便法门,因为孔夫子的名气比庄子大,所以庄子借名人,借“重言”而已。

今天来了不少新朋友,我这里老话重说。在《南华经》里面,一次孔夫子见老子,就对老子说:今日晏闲,敢问至道。什么意思,孔夫子想向老子请教至高无上的“道”,要请问老子闲不闲?如果老子不闲,孔夫子不闲,都没有资格谈论至高无上的“道”。
 

所以请各位,既然已经坐在这里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起码这两个小时内,把社会上那些卖儿卖女的事情暂时丢到一边,静下心来,听一听庄子的“妙论”,今天先聊社会的生存之道。

 

好,下面大家一起读原文:
 

孔子围於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
大公任往弔之曰:“子几死乎?”曰:“然。”
任曰:“子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为意怠。其为鸟也,翂翂(fen)翐翐(zhi),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棲;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汙(wu),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duo),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德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於狂;消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於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孔子曰:“善哉!”辞去交游,去其弟子,逃於大泽;衣裘褐,食杼(zhu)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庄子里面有关“孔夫子”大概有51处,这里说,孔夫子被困于陈蔡,七日不火食。关于这件事,第一次是出现在《天运》篇,孔夫子准备从鲁国到卫国去,颜回就这件事,问“师金”,师金当然是得道高人,我老师这次去如何?结果师金说,孔夫子他自己辗转于生死之间,简直就是在“做梦”,并且就是他的恶梦;因为他要把周公那一套礼乐推广到各国家,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了,不但劳而无功,并且有生命危险,孔夫子的理想,推行周礼,就是做梦。师金还举例子,如果把周公的衣服给猴子穿上,那就肯定不舒服嘛。(这个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们另外找时间闲聊)


第二次在《秋水》,也是困于陈蔡,但是孔夫子是“弦歌不惙”而子路不理解,孔夫子就说:来,吾语女!我讳穷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时也。我一直遇不到时机啊。所以,算命的都知道,命好不如运好,运好不如流年好。这个流年就落实到具体的时间、时机上。我呢,就是碰不到好时机。
 

我看有的介绍,说孔夫子带领他的弟子为了推行周礼,在“陈国”住了三年,为什么?就是想这个地方距离楚国最近,当时楚国是大国,也算春秋时候的强国,要拯救混乱的社会,只能依靠强国。最初是想依靠北方的强国晋国,当准备过黄河的时候,晋国发生政变,只好放弃渡河计划“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挤此,命也乎!”我不能渡黄河也是我的命啊!
那能够代替晋国的是谁?于是选择了楚国。不过他先选择了在楚国保护伞下面的“陈国”,他在这里等待时机见楚王。因为在陈国有一位贤大夫,叫“司城贞子”,他很崇拜孔夫子,提供了孔夫子及其弟子在陈国的一切费用,后来又给孔夫子推荐了楚国的“叶公子高”。孔夫子能够在“陈国”住下来,也要因缘和合时运正好。后来陈国即将成为吴楚两国决战的战场,司城贞子,只好请孔夫子一行离开陈国,前往楚国,形势变了,就得离开。最先就到了“负函”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长官“叶公子高”,就是在《人间世》里面那个被楚王派到齐国去的叶公子高。姓“沈”名“诸梁”字“子高”,叶是地名,他是这个地方的最高长官,兼管“负函”地方的长官。

 

当时楚国国君,楚昭公一直是孔子想见的人,因为楚昭公行仁义,有两件事说明这个,其一,昭公患病,左右占卜说,触怒了黄河河神,于是大夫们要求筑坛祭祀。昭公却说,夏商周三个朝代,中原各诸侯奉天子命祭祀,均是为了安抚封地内的山川诸神。所以,长江、汉水、睢水,漳水这四条河是楚国必须祭祀的。除此之外,就没有楚国祭祀的河流了。楚国在南方,而黄河在北方,没有在楚国境内。我虽然缺少德望,身体不豫,但绝不是受到其他国家河流的惩罚,因此不同意设坛祭祀。这个就是治国首先修身,然后顺应天道而生活,乱世之际,为人君不能做危及国家财政军事之事,搞祭祀活动也是要花钱的。其二,昭王还没有亲征陈国的时候,接连三天,京城上空赤红赤红的云朵像一群鸟一样在太阳周围飘来飘去,令人恐惧。大家认为是不祥之兆,昭王本人也心神不安,于是占卜,说是昭王本人将大难临头,现在就要举行“祓(fu)禊(xi)”就是古代一种到水滨沐浴方式,以求去灾。当然不能让昭公亲自去沐浴,建议找一个臣僚做替身去进行。结果昭王说:如果我没有重大过错,就不会受到天谴,如果我有为天地所不容之过失,只好受天的惩罚,岂能让我的股肱(gong)之臣代我守罚呢?于是昭王禁止一切祭祀和祈祷。
 

对楚昭王的这种为人、气度,孔子给予高度赞扬。他首先肯定楚昭王“知大道”,因为知大道,所以虽有危难,终不失国。接着他引《夏书》中称赞陶唐氏尧的话来阐发,说楚昭王和帝尧一样不相信歪门邪道的东西,始终坚持遵循常理行事,不乱纪纲。他还说,天理是公平的,付出什么就会收获什么,不必贪图侥幸和捷径。最后,孔子将《夏书》中的主张推而广之,总结道,“由己率常,可矣”。“由己率常”,寥寥四字,做起来将是何等艰难!楚昭王能得孔子如许评价,真的是足以含笑九泉。(见后面的《左传哀公七年)


所以楚昭王是孔夫子最希望见到,并且想能够推行他的政治主张了,但是公元前489年,吴国再度出兵伐陈,陈国告急。作为陈的盟国,楚国不能见死不救,于是楚昭王整顿兵甲,带着令尹子西、司马子期、公子启(字子闾)等,浩浩荡荡开拔到了前线——城父,在前线昭王是带病上阵,一仗下来,昭王死在城父这里。孔夫子得到消息后,无可奈何喊出了“归与!归与!”回去吧,回去吧!“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我的乡党,我留在鲁国的年轻人,他们都富有理想,胸怀大志,他们能够织出美妙无比的图案,但不知如何裁剪。我要为他们选择前进的道路。归与,归与!孔夫子也只能结束周游列国,带着弟子们回到鲁国,开始设坛讲学,走另外一条道路,传承道统。
 

学习了这一段,就是告诉我们——要知命知时。我们在日常的工作之中,我们应该养一个习惯,就叫知命知时。平常有事无事的时候,我们好好的反省反省,什么叫命?感觉一下什么叫命?有事无事后,我们也可以感觉一下什么叫时?时就包括了时机,时运,周边的环境和我的关系。怎么料理自己和身边的关系,因为机会就在你和你的环境之中,离开了你的环境,哪有什么机遇呢?就在你和你的环境运行的轨迹之中,我们就要善于去捕捉机遇,也要善于回避麻烦。明白了命、运的关系,所以“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真正临大难而不惧,只有圣人才能达得到。 “天变不足畏。”的确要有大丈夫的精神,要有荷担乾坤的精神,荷担祸福的精神,你才能够称为圣人之勇。
 

孔夫子的原话也不是这样说的,在《论语》“畏于匡”的实录里,孔夫子很自豪地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章丧斯文也,後死者不得与於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孔夫子说:“自从周文王去世,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道统、法统就在我肩上。既然老天爷把这个道统、法统放在我的身上,这些人拿我有什么办法?没用。根本伤不了我一根毫毛。”的确伤不了孔夫子一根毫毛。一样的自由进出。尽管围困了一下孔夫子,也不敢把孔夫子怎么样。围了几天又撤军了。匡人正是这样,“无几何,将甲者进,辞曰:以为阳虎也,故围之;今非也,请辞而退。”
 

这次在《山木》里面就这个“困于陈蔡”就出现了三次。《庄子》全书里面最后一次困于陈蔡是在《让王》篇,野菜汤里没有一粒米屑,脸色疲惫,可是还在屋里不停地弹琴唱歌。颜回在室外择菜,子路和子贡相互谈论:君子不懂得羞辱竟达到这样的地步吗?颜回没有办法回答,进入内室告诉给孔子。孔子推开琴弦长长地叹息说:“子路和子贡,真是见识浅薄的人。叫他们进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严寒已经到来,霜雪降临大地,我这才真正看到了松柏仍是那么郁郁葱葱。陈、蔡之间的困厄,对于我来说恐怕还是一件幸事啊!
 

孔子说完后安详地拿过琴来随着琴声阵阵歌咏,子路兴奋而又勇武地拿着盾牌跳起舞来。子贡说:“我真不知道先生是如此高洁,而我却是那么的浅薄啊!
 

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古时候得道的人,困厄的环境里也能快乐,通达的情况下也能快乐。心境快乐的原因不在于困厄与通达,道德存留于心中,那么困厄与通达都像是寒与暑、风与雨那样有规律地变化。所以,许由能够在颍水的北岸求得欢娱,而伯夷则在共首之山优游自得地生活。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这个事情,《论语》里面有,《史记》里面也有,《庄子》里面把这个公案炒来炒去,不断地炒作。《山木》里面,有三段都在谈这个。孔子被围在陈蔡之间,只能吃点干粮,七天都没有生火做饭。我们可以想想,自己有没有遇到过这种困境?但是庄子说到这里后就按下不表,又横生枝节,让“大公任”导演了一场戏。“大公任”是何许人也?在《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中说,“大公”就是老者,而“任”是名字,就是一个叫“任”的老者。看后面的说话,肯定他也是个道家人物。

“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 “大公任“去见孔夫子,一见面就说:“你快要死了吧?”这里包括饿死或者被杀死。 “孔夫子围于陈蔡之间“,当时也就是五十多岁,这个“大(太)公任”既然都叫太公了,肯定比孔夫子年长。孔夫子见他来慰问,就回答说:曰:“然。”哎呀,老先生啊,我还没饿死,也没被人家杀死。

“子恶死乎?”这个“大公任”突然提出刁钻的问题:“你讨厌死吗?”“你怕不怕死?”孔夫子回答:“然”,我也讨厌死,我也怕死。这个是很自然的,因为孔夫子是有使命的“克己复礼为仁”,“郁郁乎文王,吾从周”他要恢复周礼,他的使命没有完成,当然也不愿意死。
 

为什么“郁郁乎文王,吾从周”?《史记•周本纪》中说:西伯被囚羑里,放归后“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按照《说文解字》对“德”字的解释:“德,从心从直。直,正见于心,外得于人,内得于己”。可见,“道德”在上古时代是一个“内圣”和“外王”相统一的概念。对自己来说,修德关乎个人的心性修养,安身立命;对国家社稷来讲,修德能够风化天下,治国安邦。可谓得人心者得天下。前者是“修身养性之法”,后者是“君人南面之术”。
 

周朝“郁郁乎文哉”的天下大治。德即得,有德才能得;无德则无得。播种着“德”,即收获着“得”,这正是孔子孜孜以求的“内圣外王”的理想之路。所以孔子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下面太公任就告诉孔夫子怎么才能不死?这里不是讲自然不死,那是违背天道的,生老病死是大道的运行,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只能顺从,但是凶死,横死,饿死等非自然死亡,就是我们应该避免的,《养生主》告诉我们要保身,全身,尽年。人死了,还怎么谈你的理想,你的抱负!这里大公任说的是如何避免社会是非给自己带来的非正常死亡。子尝言不死之道


任曰:“子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为意怠。其为鸟也,翂翂(fen)翐翐(zhi),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棲;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汙(wu),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duo),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德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於狂;消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於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先从自然界说起,自然界有各种鸟,有大鹏,有学鸠,有蟪蛄,不同的鸟有不同的性,有不同的位,我们自己如何找到自己的“位”?大鹏可以“抟扶摇而上九万里”,学鸠“奚以九万里而南为?”为什么要飞上九万里嘛?蟪蛄“不知春秋”,夏生秋死,过不了一年。各有各的性,各有各的轨迹,各做各的事情,都在自己的位子上,在自己的能力半径内,过完自己的一生。
 

这里说,东海那边有一种“鸟”,名字就叫“意怠”。这个名字有点意思啊,“怠”,懈怠,松懈,怠慢,实际上这种鸟也是这样,
 

翂翂(fen)翐翐(zhi),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棲;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飞行的时候翂翂翐翐,就是缓慢,有气无力的样子,无能嘛。“引援”就是别的鸟先飞,它就随群,它飞行不会独来独往,总是随群而飞;而栖息的时候,夹在其他鸟的中间,身子就挨着其他的鸟。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种鸟的状况,是不是把自己放在绝对安全地带了?飞行的过程中,从来不飞到前面,也不敢落在后面,吃东西也不敢先吃,一定吃别人已经吃过的,为什么?怕有毒。讲最简单的例子,我家儿子小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吃过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先尝,一定看见大家吃了,还要告诉他,好吃,他才肯吃;和小朋友在一起玩,也是前进的时候,他在中间,不落后,一逃跑的时候,他又会最先回家,不会被别人逮到(因为他丢过一次,回家后受到严厉的教训,大人就告诉他,应该怎么怎么样)。今天这里来了好几位老师,我们知道现在学校里面就要给孩子们进行安全教育,什么地方不能去?过年的时候,我家外孙女就对她妈妈说,窨井盖千万不能去踩,要走旁边~~~为什么?安全嘛。
 

那这种鸟的行为给自己带来什么结果呢?
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一句话,就是免于患。行在中,不争先,吃在后,不讨人嫌,因此不被其他鸟类排斥,外人也不能伤害到它,就避免了祸患。所以,团队就是你的保护伞,在一个团队里面怎么让自己低调一些,谦卑一些,不被他人排斥,第一名只有一个啊,所以我们一定要看到团队的力量;在一个行业里面也是这个道理,不可太冒尖,一个人富了,还要关心周围人群,不要鹤立鸡群,枪打出头鸟啊,尤其现在信息技术这么发达,很多人不注意,总想在网上去显摆自己,又是转发又是点赞的,可能最后怎么惹的祸都不知道。

 

直木先伐,甘井先竭。长得好的木头,一定会被先砍伐,前面《达生》我们说了,鲁国的木匠为鲁侯制作编钟架子,就是找了最好的天然树木,所以直木先伐,成就了工匠,而牺牲了自己。当然我们可以说“转化”,由一棵树转成了编钟架子,留存到如今,但是作为“树木”的生命来说,却是“直木先伐”,对人有用,就先结束了树木的生命。前不久看“工匠精神”,看到一篇文章,修建庙宇的时候,砍伐了一棵千年的古树,人的寿命有多长?一百多年已经算长寿了,但是面对这棵古树,人如何精心“雕刻”这棵古树,要让它的价值发挥到极致。所以人类应该谦卑一点,在自然界里面人算什么?
如果一口井里面的水是甘甜可口的,肯定被最先吸光,大家都喜欢,一旦知道了,都会去抽水,很快这口井就枯竭了,在甘肃“酒泉”有一口井,就是因为里面倒了“酒”很快被士兵们喝光的,现在成了旅游胜地了。这又回到前面的“有用”,“无用”了,今天暂时不聊这个,如果大家有兴趣,以后再从这方面来“闲聊”。讲了自然界的动物和植物,大公任马上就说孔夫子了:


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汙(wu),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而孔丘你宣扬六经,六艺,周公先王之道,在文饰才智上显摆自己,让别人以为你是知识渊博,借此表明你聪明,民众愚蠢;每天又用正心诚意之类来证明自己的修养比别人高,其他人都不如你,“明汙”就是反衬托他人,你修得好,别人就不好。我们要知道“万法归一”,不要总去想“二”,有明洁就有污秽,有善就有恶,你明洁,人家就污秽,你行善人家就是恶。有一年,我随中国设计委员会到贵州去开年会,到了苗寨的时候,大家争相与当地人照相,就有照相师告诉我,你去和最丑的坐在一起照。大家也看见了,我自己长得不好看,照相师可能要帮我弥补。当我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就说,和丑在一起才能显示你美。这也是人性丑恶一面,总去要强,去欺弱,人家不如你,心里面就平衡了。所以,我们不要去显耀自己,你行了,是看你和谁比?总有比你更行的,所以不要和他人比,要和自己比,今天的自己是不是比昨天强,毛病是不是少一点啰?孔夫子告诫我们“吾日三省吾身”,这点是我的体会,说出来大家共勉,现在我们不但要三省,而是希望大家能够随时“省”,随时发现问题,随时改正,不一定非得到晚上去“三省”,有一天我出门去乘公交车,拐弯的时候,看见61路也要拐过来了,我就紧跑慢跑的,想先到车站,手里拿着公交卡,挥舞着,想让司机等我一下。结果到了车尾,公交车开走了。当时我还气喘吁吁的,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缺德。不过我马上心静下来,就开始自责——我有的是时间,没有赶时间的事情要做,明明知道自己跑不动,还跑什么?想逞强?早就过了逞强的岁月了,万一这次司机等我,让我以为占了便宜,以后如法炮制,说不定哪一次跑摔倒了,就得不偿失。所以,这次司机没有等我,应该是好事,就该慢慢走,等下一辆车又花多少时间嘛。从此之后,我真的不追车子了,还劝告我家妹妹们都不要去追公交车。
 

你的弟子们吹棒你,说你光明正大的样子,就像举着日月行路一样“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不少弟子就这样把师父害了,所以你难免遭遇祸害“故不免也”。这都是我们应该引以为戒的,少去听赞美语言,语言也有真伪,不少都是假的,明明你长得丑,还要去找个更丑的,来反衬你,让你的虚荣心得到暂时的满足,还不是我们自己有软肋,被人家抓住了,如果“我不好洁,”呢“谁能污我”?《菜根谭》里面这句话,我们也应该贴在脑门顶上,作为警察站在那里,随时监督自己。
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duo),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大公任说,我从前听集道之大成的人说,这里应该就是指“老子”。怎么说的呢?自伐者无功,功成而不居,功遂身退。这里就有点差异,不过意思是一样的,自己夸耀自己的就没有功劳可言,比如梁武帝修建了很多庙宇,自认为做了功德,结果达摩祖师说他,毫无功德可言;功成了不退下来,迟早会败落;名声显著的就要受到伤害,因为你已经成了社会的聚焦点,******短炮天天都对准你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落入深渊了。谁能够抛弃功名而把它还给众人呢?我以前看到的一则消息,说比尔•盖茨又减股份了——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方面的消息显示,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已经在2014年11月向基金的管理方捐赠了3100万股微软公司股票。


  根据微软1月30日递交给SEC的文件显示,盖茨捐赠了3100万股微软股票,以微软最新41.84美元的股价计算,股票价值在13亿美元。据记者了解,此前盖茨一直在季节性抛售微软股票,主要是为了向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该基金会在教育和全球健康方面的慈善活动。由于连续减持微软股票,早在去年5月,盖茨已不再是微软第一大个人股东,其持股比例低于其前CEO鲍尔默。SEC文件也显示,在该次股票捐赠之后,盖茨持股2.45亿,占微软总股本的3%。
人家就这样捐赠,仍然是世界第一大首富。当看见他乘坐经济舱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不乘头等舱?他回答说,头等舱比经济舱飞得快吗?
2005年比尔•盖茨在50岁生日时宣布,数百亿美元巨额财富将悉数捐献给社会,不会作为遗产留给子孙。作为世界第三大富翁,巴菲特已经承诺将自己家产的99%捐给慈善事业。人家才是真聪明,早就看透了这些虚幻泡影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从哪里来还回归到那里。

 

道流而不明居,德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於狂;消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於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大道流行而不显耀自居,德行广被而不自求声名;淳朴憨厚、平平常常就像一个愚笨的人一样“乃比於狂”与憨愚之人一样;消除自己的行迹,放弃自己的权势,不求取任何功名。这样一来,你就不会去责备别人,别人也不会来责备你,你无求于人,人也无求于你。至人,思想境界如此高的人根本就不求别人知道,你为何喜欢大家知道你,跟随你,吹棒你啊?
最安全的是什么?就是以前和大家闲聊过的“虚舟”里面说的“虚己以游心”,一个隐身人,还有纪渻子驯的那只木鸡,不在“明”处居,不在“名”上处,心甘情愿回到普通人中间,平平常常,做平常人,把自己以前的种种辉煌都打磨掉,不到终南山也能做个隐身人。这都是大公任教给我们的自处之道。因为我们自身还有更高于这一切的东西存在,我们要找回这个,也就是《通书》里面讲的“天地间至尊者道,至贵者德而已矣”,“有至贵至爱者可求~~见其大则忘其小”。至尊至大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明心见性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那些名闻利养,功名富贵算什么?“见其大则心泰,心泰则无不足,无不足则富贵贫贱处之一也”,有了这个境界,有了这样的胸怀,我们才能“消迹捐势,不为功名”。可能做不到,但是有目标,心诚求之,虽不中亦不远也。这个就是庄子告诉我们的境界,也是我们在社会中的自处之道。


孔夫子听了大公任的话,于是就
孔子曰:“善哉!”辞去交游,去其弟子,逃於大泽;衣裘褐,食杼(zhu)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我们的孔夫子当然是迁善改过的人了,连他的弟子颜回都是“不贰过”,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所以孔夫子听了贤人的话,马上就说:“善哉!”不但心服口服而且马上见诸行动。辞去朋友,断绝社会一切人事关系,把众多弟子遣散了,自己一个人跑到江湖里面去隐居。也可能是荒山野岭,江河湖泊,穿着粗布衣服,或者就像有些禅师说的“一池荷叶衣无尽”,荷叶也可以当衣服,吃一些野果子,野菜之类的充饥,哄着肚子不饿就行了。走近兽群,野兽不把他当回事,不会乱了原来的群体;走入鸟道,飞鸟也不惊吓乱飞。连禽兽飞鸟都不厌恶他,因为和光同尘,打成一片了,何况人呢?
我们不是要逃于大泽,而是就在社会中生活,过普通人的日子,普通人怎么过日子,你就怎么过,不要去标新立异,按照老子说的“和光同尘”,那么谁也不会注意你,没有人打你的算盘,你就安全了。我也不会到终南山,也不会想到青城山什么世外桃源去,我就在中海名城,一样可以得养,一样安静无恙。以前有的时候,遇到别人问我,到哪里去?我还会说,去书院,去龙江书院。一幅蛮自豪的样子,就差再加一句:我在学传统文化,要发扬光大老祖宗的宝贝。至于别人怎么想的,就不去管。有一次,也有人问,你干什么?当时又想说,去书院。结果,我的一个中学同学马上说:和我们一样,退休老太婆,还能干什么?一棍子就把我打清醒了,随后,我就一直这么警惕自己。
这一则故事就是庄子借孔夫子出来给大家演绎一番如何避免社会是非中给自己带来的非正常死亡,也就是避免凶死,夭折死。并不是不做事,而是在各人的位子上,事做了,还不被“口水”、“是非”淹死,无故凶死。就是要走“中道”,缘督以为经嘛。

附《左传•哀公六年》
    七月,楚子在城父,将救陈。卜战,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则死也。再败楚师,不如死;弃盟、逃仇,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仇乎!”命公子申为王,不可;则命公子结,亦不可;则命公子启,五辞而后许。将战,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卒于城父。子闾退,曰:“君王舍其子而让,群臣敢忘君乎?从君之命,顺也;立君之子,亦顺也。二顺不可失也。”与子西、子期谋,潜师,闭涂,逆越女之子章立之,而后还。
    是岁也,有云如众赤鸟,夹日以飞三日。楚子使问诸周大史。周大史曰:“其当王身乎!若禜之,可移于令尹、司马。”王曰:“除腹心之疾,而置诸股肱,何益?不谷不有大过,天其夭诸?有罪受罚,又焉移之?”遂弗禜。
    初,昭王有疾,卜曰:“河为祟。”王弗祭。大夫请祭诸郊。王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汉、雎、漳,楚之望也。祸福之至,不是过也。不谷虽不德,河非所获罪也。”遂弗祭。
    孔子曰:“楚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国也,宜哉!《夏书》曰:‘惟彼陶唐,帅彼天常,有此冀方。今失其行,乱其纪纲,乃灭而亡。’又曰:‘允出兹在兹。’由己率常,可矣。”

大家齐声诵读这一段:
孔子问子桑雽(hu)曰:“吾再逐於鲁,伐树於宋,削迹於卫,穷於商周,围於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
子桑雽曰:“子独不闲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壁,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其为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壁,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
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yi)於前,其爱益加进。
翌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乃命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这又是一则,说孔夫子周游列国的遭遇。子桑雽,可能就是《大宗师》里面的子桑户。孔子请教子桑雽,什么问题?就是自己几十年的遭遇,我为什么会处处“走麦城”?


这里孔夫子很可爱,敢于承认自己走麦城。我们凡人走麦城的时候多得很,但是一般人总爱讲“过五关斩六将”,当初我如何如何,就是回避走麦城,孔夫子就是不一样,庄子在这里也是借这个来赞扬孔夫子的。
 

“吾再逐於鲁”。大家注意庄子这里用词“逐”,也就是被人赶走,其实不能算“赶”走,而是孔夫子不愿意再在鲁国待下去,但是这里用这么个“词”让我们看到孔夫子的谦卑,你要请教高人帮助你解决问题,还摆出一幅没有过错的样子,头昂得高高的,你都不真心,那谁会真心帮助你呢?所以这里也是在赞扬孔夫子的修行,的确不一样,也告诫我们向他人,尤其是高人请教时应该持有的态度,谦虚、谦虚、再谦虚;低下、低下、再低下。
 

我查了一些资料,介绍如下:孔夫子35岁时已是鲁国的礼仪专家,他看来,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崇尚“礼乐”和“仁义”,提倡“忠恕”和“中庸”之道,然而,西周末年,整个社会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温文尔雅的周礼全然崩溃,原先维持社会政治的“礼乐”制度遭到肆意践踏。当时的鲁国,政权长期受控于大臣,而后来鲁昭公竟然被臣子赶到了齐国。孔子是鲁国的礼仪专家,作为周公的继承人,实在无法接受鲁国的这种政治格局。为了看望被驱逐出境的鲁昭公,同时希望齐国能够给他提供一个施展抱负、实现其理想社会的机会,时年35岁的孔子决定出走离开鲁国到齐国去,开始他第一次的列国之游。也算被鲁国逐出,第一次。
 

三年后,孔子带着无奈又回到了鲁国。然而,此时的鲁国政治格局并没有发生变化。对此,目标远大、心怀安邦之志的孔子采取了另一种策略,他暂时打消了出仕的念头,以在家著书、教育的方式为实现政治理想培养人才,积蓄力量。此后的十几年里,鲁国多次发生大臣叛乱事件,这些叛臣也曾邀请孔子出仕,但均被他拒绝。在孔子的心目中,凡是不符合周礼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去做的。后来,可能是鲁国臣子叛乱不断,以及当时社会风气日趋恶化,鲁国政府开始觉得孔子平常提倡的“忠恕”、“仁政”、“德治”等政见,也许对鲁国走出困境有所帮助。不断邀请他出来做官。在《论语》里面有介绍,就是阳货,季氏的家臣“阳虎”,孔夫子被困陈蔡,就是别人以为他是阳虎,都长得很魁梧,后来发现不是,也就撤兵解围了。在《论语》里面,阳货也想让孔夫子出来当官,帮助他们,但是孔夫子不买账,怎么办?在《孟子•滕文公下》中介绍——大夫有赐於士,不得受其於其家,则往拜其门。所以阳货就利用这个礼俗,趁孔子不在家的时候,送了一只蒸熟的小猪去。算很重的礼节。当然孔夫子不在家,于是把礼物放下就走了。那孔子怎么办呢?圣人也有社会一套办法。他就打听什么时候阳货不在家,趁这个时候去拜访,最多留个名片之类的,算是回拜了。


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两人偏偏在路上遇见了“遇诸塗”。所以两人就见面了。其中整个过程,孔夫子给人的印象也不是平常我们想的,有什么圣人架子端着,大家如果去读这一段,就是一个平常人,一方面是阳货趾高气扬地教训孔夫子,一方面是孔夫子根本没有当回事一样(耳边风吹过),这里孔夫子的“忍”功夫也是很了不得的。等阳货讲够了,最后只说一句:“诺:吾将仕矣。”好,我出来做官吧。
 

孔子在51岁那年,也就是鲁定公时候,担任了大司寇的职务。春秋中后期,鲁国有三种政治势力,一是鲁定公代表的公室,二是“三桓”( “三桓”是春秋时鲁大夫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三家的合称,分别是鲁桓公的三个儿子庆父、叔牙、季友的后裔)代表的贵族,三是家臣势力。鲁定公受制于“三桓”,“三桓”又受制于家臣。鲁定公希望削弱“三桓”,“三桓”希望打击家臣。孔子就想利用这种矛盾,拆毁“三桓”家臣据以叛乱的三个城堡,并借此抑制“三桓”。但计划失败,孔子和鲁定公遭受打击。“三桓”对孔子有了戒心,联合对付孔子和鲁定公,他们再度把持国政。
 

第二年,即公元前497年,齐国送来歌舞美女80人,骏马120匹,诱使鲁国君臣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鲁定公由此不问朝政,怠于国事,也冷淡孔子。
  子路看到这种情况,劝孔子辞职,一走了之。孔子心存幻想,坚持再等等看。因为马上就是郊祭的日子,如果郊祭后仍能按“礼”的规定,把祭肉分给大夫,孔子还打算留下来。
  结果让孔子非常失望,他没有分到祭肉。孔子是个通达的人,深知“合则留不合则去”,于是率领众弟子辞官别鲁。无奈之下,孔子只好在他55岁那年,再次离开鲁国,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第二次列国之游。临行之际,孔子以独特方式表达了对鲁国的留恋与热爱:“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一步九回头,迟迟不肯离去, “再逐於鲁”。


 “伐树於宋”孔子第二次離開卫國後到了宋國,當時宋國的軍權掌握在大司馬桓魋(tui)手中,桓魋為人貪婪暴虐,雖然才四十來歲,却役使大量民工為自己營造奢華的墳墓,先不說他的墳墓有多么龐大,單說他的石槨(槨是棺材的外套),雕鑿了三年還沒有完成,干活的工匠因長期受奴役而困頓不堪。孔夫子當然很反對執政者窮奢極欲的做法,在治國方面,他特別強調執政者要“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而桓魋的做法恰恰違背了這三條原則,他既不節用,也不愛人,又不惜耽誤農時,長年累月役使人民為他的奢欲而勞碌。所以孔子看到這種情形,自然就批評說:假如人爲了死後的排場,便做如此奢靡的工程,連累這麼多人受迫害,還不如死了就趕快爛掉的好。
 

孔子對桓魋的奢侈行為批評之後,率眾弟子在一棵大樹下習禮,等於告訴桓魋不要做奢侈越禮的事。因為孔子認為社會之所以動亂,是因為文化教育的缺失、思想的混亂,才導致禮崩樂壞的局面。所以要挽救社會人心,必須重新恢復文化思想的教育,因此才“與弟子習禮大樹下”。桓魋這種人當然不會接受孔子的批評,更不會允許孔子在宋國做恢復文化的工作。他派人將大樹拔掉,并妄圖加害孔子,衆弟子欲以武力自衛,被孔子制止。當時形勢危急,弟子們勸孔子趕快離開,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孔子說,我生在這個世界上,肩負着承先啟後的文化責任,任務沒完成之前是不會死的,桓魋能把我們怎麼樣!这就是 “伐树於宋”,把他们习礼所在的大树都给砍伐了。
 

“削迹於卫”我们知道,一开始孔子到卫国去的时候,卫灵公非常尊敬孔子的,准备按照鲁国的俸禄发给孔子俸栗六万,但是不给他官职也不让他参与政事,后来有人在卫灵公面前谗言,引起卫灵公对孔子的怀疑,后孔子只好带着弟子离开卫国,期间几次往返于卫国,最终也无法在卫国立脚,所以他的脚迹也不能在卫国留下,也就是不让他居住。
 

“穷於商周”这里的“商”指殷代后裔的土地,也就是洛阳周围,“周”指宋国和卫国,我在这些地方都不得志啊
“困于陈蔡之间”也就是位于陈国,蔡国之间的“负函”被楚军围困,七日不火食,七天都没有烧火做饭。


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我数次逢到这些祸患(犯,做“逢”,亲戚旧友更疏远了,学生朋友离我而去的也越来越多了,为什么会这样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何与?”子桑雽就给他分析原因了。
子独不闲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壁,负赤子而趋。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假国人逃亡的故事吗?一个叫“林回”的假国人舍弃了价值千金的玉璧,背着婴儿逃亡。这里用了一个“趋”,不是跑,可见还是比较吃力的,不是那么轻松,有一定的重量。到底这个孩子是林回的还是他人的,不清楚。因为这里是“赤子”,就是小孩子,可能就是婴儿,因为我们说婴儿是没有污染的,所以又称赤子,没有说“其子”,如果其子,那就是林回自己的孩子。这里没有交代。有人就对他说了。


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其为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壁,负赤子而趋,何也?”你为什么呢?为了钱财吗?这里的“布”指财货、钱财。婴儿值几个钱?有千金玉璧值钱吗?为了不累赘吗?那婴儿的累赘可是太多了,吃喝拉撒睡,还要哭闹,麻烦更多;所以你抛弃价值千金的玉璧而背起累赘的婴儿逃跑,到底是什么原因?这就是价值的选择?如果是我们选择什么呢?


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林回就回答了,我和玉璧只是一种利益的结合,这里的“彼”指玉璧;我和赤子是天然的血缘关联。所以我觉得这个孩子应该是林回自己的婴儿,才有血缘,天性的关联。不过在《孟子》的《公孙丑•上》中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原文是这样的——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所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今人乍见孺子将入於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於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也正好说明:为善不近名,为恶不近刑)(非思而得,非勉而中,天理之自然也)正因为每个人都有恻隐之心,所以看见一个小孩要掉到井里去的时候大家都很着急。不会想到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会给我带来什么利益?也没有想到我救了这个孩子,会得到多少乡党朋友拥戴,也不是因为他哭叫的声音影响了我,就是人天性中的恻隐之心。另外在《史记》里面,有一则夏侯婴救刘邦子女的叙述,原文是这样的“至彭城,项羽大破汉军,汉王败,不利,驰去。见孝惠、鲁元,载之。汉王急,马罢,虏在后,常蹶两儿欲弃之,婴常收,竟载之,徐行面雍树乃驰。汉王怒,行欲斩婴者十余,卒得脱,而致孝惠、鲁元于丰”是说,刘邦在彭城被项羽打得打败,只好落荒而逃。驾车的是夏侯婴,突然看见逃跑的人群走有两个孩子,结果就是与母亲跑散了的刘邦一儿一女。一路上,刘邦多次觉得这两个孩子在车上,太重,后面追兵又近了,把两个孩子踢下车,但是夏侯婴却把两个孩子抱上车,让孩子抱着他的脖子,就像悬在树上一样“面雍树”,刘邦气急了,要挥剑斩夏侯婴,但是夏侯婴却抱着两个孩子,跳上一匹马,最后和孩子一起逃出了楚兵的重围。这对儿女孝惠、鲁元是刘邦的亲骨肉,而夏侯婴救他们是处于人性中的恻隐之心。


这里林回背着赤子逃亡也是基于这个。下面就是子桑雽的道理了:


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
 

以利相合的,以利益作为纽带,结合在一起的,当遇到窘迫祸患的时候,因为纽带断了,所以各奔东西,互相抛弃了;天性是不会断的,以天性血缘结合在一起的,灾难祸患发生的时候,互相依靠得更紧,互相不能放弃,更不能抛弃。互相依靠,帮助的和那些各奔东西互相抛弃的相差太远了。一个是自然性,一个是社会性,社会性的东西多了,贪欲多了,自然性就减少了。平常也有这样的例子,有的从农村到城市里的孩子,在这个染缸里面浸泡几年后,也有不认爹娘的;相反,一些有良心,良知,对于素不相识的过路人都会去“拉”一把。


所以说,君子之交淡薄得像水一样,但是淡薄却亲切,因为没有加入其它元素,是自然的;小人之交甘美得像甜酒一样,甜蜜是人为的添加了其他成分,社会性掺杂其中,缺少情谊、容易断绝。凡是社会性多了,就不容易真正结合,因为不是自然天性,而是利益、利用,遇到大难临头就各奔东西了。记着古训里面说的“利害场中早抽身,热闹场中不插脚”,我们要敢于身处“淡若水”少去“甘若醴”,这个也是我们生活的护法,也是立身之本。
 

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无缘无故凑到一起的,也会无缘无故离开。我在书院也奉行这个原则,就是孟子说的“往者不追,来者不拒”,来就来,走就走,有缘就来,无缘就走,人家来是冲着龙江书院,冲着冯老师而来,结果到了这里一看,不是,那么就没有缘分,所以离开很正常,并不是没有地铁,路途太远。上午我们在路上还在讲这个问题,我就说,北京那么远,打飞的都要去听课,为什么?有人家需要的嘛,有缘嘛。另外就像我们到超市去买东西,买东西是我们的缘分,你买的东西是我需要的,不是和营业员的缘分(当然营业员的态度也是缘分),所以买完东西,缘分尽了,就走人。生活中,到处都可以看到这句话,比如外出旅游,大家同一个目标,有缘走到一起了,说说笑笑,一路很欢快,但是旅游结束,这个缘分没有了,彼此就离开了,如果有缘自然会联系,没有缘分也就忘记了。
 

孔夫子听了子桑雽这么一讲,马上领悟了
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yi)於前,其爱益加进。
我诚心诚意听取你的教诲。然后就轻轻松松、闲放自得回去了“徐行翔佯而归”,因为包袱放下了。回去后终止了教学,把所有的书包括圣贤书都不要了,弟子们也不用作揖、敬礼这一套“周礼”了,周礼也是社会性的;但是弟子们对他的敬爱却更加增进了,更爱戴他了。
知道孔夫子这个样子后,有一天子桑雽又去见孔子,告诉他下面这些话:
翌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乃命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这个“翌日”我们作为,过了一段时间,不是第二天。子桑雽又说,舜帝将死的时候,对接班人大禹说。说什么?“汝戒之哉!”你接了我的班,登天子位,你要当心啊,要随时自我反省!反省什么呢?“形莫若缘,情莫若率”形体不如因顺,情感不如率真。什么意思?形体上,就是行为要顺应因缘,也就是要和环境相应,不要因为你是天子,就成天指责这个,批评那个,要“顺”;情感上有真性情,不要成天把“天子”样子端起,那个是社会性,你也是一个自然人,要把自然的一面 表现出来。这个只有自然人才能做到,我们都被社会污染了,每每是戴着面具生存,见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孔夫子教育颜回就说过“三季人”的故事,你见到三季人,就不能说有四季;冯老师说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我们很累。


为什么要“行莫若缘,情莫若率”?因为“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你顺了因缘,和环境相应,该来则来,该去则去,就不存在聚散离合,也就没有这个说法了;你率性而为,就不会那么累了,大家想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戴着面具生活累不累,和这个人说话还要考虑这个人是什么背景,有什么关系?对我的前程有什么影响,那些话是人家想听的,那些话可以说,哪些不能说~~~总是在里面去纠结,哎呀这个是领导,我怎么说,万一得罪了怎么办?在《人间世》里面遽伯玉告诉颜阖怎么去当卫灵公太子的太傅,就说了这些。
 

能够这样“缘则不离,率则不劳”,结果就是“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我们随缘尽兴,没有聚散离合,没有劳累牵绊“则不求文以待形”就不会求虚名来粉饰形体,自己也就不包装自己,不用随时把自己打扮成别人需要的样子,去求什么虚名,专家、学者,大师,一颗平常心对待自己,对待他人,看待这个世界,我们就得解脱、得大自在,也无需求待外物、外景了。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在这个世界上潇洒走一回。


有了这样的境界,以这样的心态面对人世间一切,我们也能吉祥止止,逍遥过一生了。
谢谢大家!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之后,可添加您对本文的看法或者评论。



@友情链接  |  明月书院  |  南华书院  |  回页首
   

蜀ICP备:13003773号
四川龙江国学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进入个人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呢,请登录或者注册:

我要登录

用户:   密码:  

我要注册

欢迎您注册本站,请注意保存您的密码。
注册用户:  建议您使用有具体意义的中文名注册。
邮箱地址:  用于忘记密码之后,找回自己的密码。
输入密码:  慎重,千万不要做一个经常忘记密码的人。
  

站点说明

1、嗨,亲们,本站刚升级,如果您看到这个登录框的四角不是“圆角”,则请您务必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或者火狐2及以上版本浏览本站,否则页面可能不正常;
2、由于360或者QQ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仍然使用的是IE核心,因此务必请保证您的IE版本不能低于7,建议还是尽量使用IE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3、最后,祝您在本站浏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