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禅漫言——读灯录,须慎重
谈无言  2016-01-22 20:09:26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观禅漫言

    禅,是很奇特的事物。有些人心目中觉得它高妙无比、深邃绝伦;另一些人则视其为可弃之弊履。我也曾一度迷恋于禅,有那么几年,中华书局上中下三册竖式排版的《五灯会元》卷不离手,最终翻得稀烂。说感受,可谓真的是一言难尽。如果打个总结的话我会说,无论是习禅、参禅还是阅读禅宗典籍,说到底,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甚至是自我欺骗的行为。当然,价值观放宽泛些,则自我满足与自我欺骗也未尝没有意义。今儿稍闲,想聊聊这个话题,不过,与禅有关的问题太多,肯定不能面面俱到,所以收缩聊的范围,只谈与《五灯会元》有关的一些个人观感。

    首先要聊的第一个话题是:被记录在《五灯会元》中的人物(有禅师也有居士),是否个个都值得效法、应该效法?这个问题也要分成两半来说,一是站在禅门之内来看,二是站在禅门之外来看,以下分述。
    
    按禅门内的说法,顿悟之人个个都是人天之师,是我们应该尊重并向其学习的。如果以此为标准,则记录入灯录的人,也未必个个都是“顿悟”的。其中有些人,仅是“有省”,有些人,仅是“有悟”,还有些人,是有“悟入”。有省、有悟与悟入,当然与“顿悟”就还有不小的差距,其人言行是否值得师法,就会有疑问。换言之,悟有深浅。悟有深浅绝非空话,以下不妨举两实例,第一例,比如五祖法演禅师:法演年轻时向浮山法远禅师学习,说:禅家的古今因缘我都明白,唯独兴化禅师说的“昨天我去赴个村斋,中途遇一阵暴风雨,只好向古庙里避过”这句话,我始终不明白,请问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浮山法远禅师回答他:你这问题,正好可以打个比方——你就是个三家村里卖柴的汉子,担个扁担站在十字街头,却问旁人“今天朝堂里宰相们在商量些甚么事?”五祖法演听了,“有省”。后来,法演又去向白云守端禅师参学,有一次刚提出自己的疑问话还没说完,白云守端“大叱之”,法演顿时“领悟”,于是献投机偈:“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听了这偈,白云守端就“印可”了法演禅师。请注意,这里白云守端是已经印可了法演!但事情还没完——隔了一段时间,某天白云守端遇到法演,顺口说:有数禅客自庐山来,皆有悟入处。让他们说,能说得有来由;让他们举因缘,也举得明白;让他们下转语也下得,可惜都还不是那么回事!”法演一听,心里就开始犯嘀咕:“既然悟了,说也说得,明也明得,为何却还不是那么回事?”这嘀咕一犯,就又参究了多日,忽然某天省悟,过去自己所珍惜的东西一时全部放下。去见白云,白云守端远远看见法演,话还未说就为之“手舞足蹈”!举这个实例是想说,纵然已被印可,也未必就真是那么回事!

    第二例,比如五祖法演的徒弟圆悟克勤。众所周知,圆悟克勤“只许佳人独自知”一偈,为五祖印可,不但印可,五祖还“遍告”山中耆旧“我侍者参得禅也”,这显然是在为圆悟打广告。其后圆悟仍然在五祖手下做事,又隔了四年,某天寺庙里要扩建,有一棵树挡在扩建的地方,法演对圆悟说:这树好,不要砍!结果法演刚走,圆悟就指挥僧人将那树给砍掉了。法演得知后破口大骂,举着拐杖追打圆悟,圆悟绕着寺庙边跑边躲,然后突然悟道“此非临济手段乎?”,于是回身接住法演打来的棒,喝道“老贼,我识得你也!”法演哈哈大笑,扔下拐杖回转身去。第二天一大早,法演就让圆悟收拾下山,去开宗立派。此例,四年之后圆悟克勤所悟,与之前被印可时所悟,有没有层次深浅?为何此时法演才放圆悟离开?
    
    以上两例,显然可以看出悟有阶次,《五灯会元》中所载人物很多都是被“印可”的,但未必真的每位都到了法演或圆悟最后达到的程度。正因如此,所以灯录中记录的人,恐怕也未必人人都有资格为“人天之师”。关于悟有阶次的实例还有很多,再如六祖慧能,他在写“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之时,已经高于神秀的“时时勤拂拭”,说没有悟当然不可能,但若要说此时慧能就已经顿悟了,那又为何有后来看到《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之时的感悟?前悟与后悟,是同是别?有没有层次深浅?

    上面所说,是站在禅家内部在讨论,如果站在禅外,则问题会更大。有语云“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但历史如此,历史上的人也是如此。传统文化中有“为尊者讳”的习惯,以文字的方式被记录下来的人物,往往未必就是这个人的“真面貌”,灯录中记载的禅者更是如此。以《五灯会元》为例,从其记载中,我们能看到的多是禅者之言,基本就看不到禅者之行,或有能看到所行的,往往也有所粉饰。这就很难让人生起向其学习的信心。我也为尊者讳,就不再举实例,但如果细心读灯录,也还是能从字里行间中看出对某些大禅师的过度粉饰与有意隐讳。站在禅外看灯录中的人物,会感到这些人物很有些“符号化”与“脸谱化”,不太像是活生生的人。原因,就在于灯录中不会记录这些人的饮食起居与日常的待人接物,单纯只记录言论与语句,人物的形象就会失真,就会显得单薄。失真的人物,当然就缺少了向其效法的说服力。

    总之,无论是从禅内的角度还是禅外的角度去看,对记录入灯录的人物,我们还是要有所鉴别,不要盲目轻信。

    第二个话题:定与悟的关系。
    
    大家仔细阅读灯录会发现,没有哪位禅师是在修定的时候、是在定境中“开悟”的。有悟的,很多是在言语对答中(如,临济参大愚的对答)、在外部机缘中(如,听到扔石头击中竹子发出的声响而悟、听驴鸣马叫而悟等等)、在阅读经论中(如,石头希迁读《肇论》而悟)。总之,对答、机缘与读经,都不是狭义的“定境”中。某种意义上讲,狭义的定境,反而是悟的障碍。比如《法华经》中就有诗偈说过“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不能成佛道的原因,就是因为处于高度的定境之中,不能生起“慧”的作用。再比如南岳怀让对马祖道一所说的“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岂能成佛?”也是在阐明定与悟并没直接的因果。

    上面这段言论,表面上看是否认了定与悟的关系,似乎无需修定即可得悟,但事实上又没这么简单,即,离开了定的悟,肯定是狂悟,甚至是邪悟。稍有点智力的人参禅,很容易参成文字禅或者口头禅,文字禅与口头禅,皆根源于智力而非定力。没有定力的悟,一旦外界环境因缘发生变化,就会不知不觉中被变化的因缘所牵引,从而很难立定脚根。如果我们将“悟”看成是一种慧,那显然,定与慧二者不可偏废。

    对于初心学修的人来说,定与慧无形之中会变成一对矛盾。即,修定,心念专一,如同大通智胜佛一样,慧就生不起来;反之,经历因缘而不断有所感悟,就像现代很多煲心灵鸡汤的人一样,则明显是念念迁移,无定可言。如果还处于这种程度,则定与慧就是矛盾的。但若真正在定与慧的路子上找到了感觉,则会发现这二者不但不是矛盾的,反而是相互促进的。即,有所感悟,一念生起之时,自知取舍,则修定之时,浮念自然日渐减少,就容易得定;反之,能够心念专一,自身感官就会变得敏锐,思虑就更易集中,考虑问题或参究禅话,就能更为深入,所悟,也就更深密。定与悟的这种相互促进,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要找到这种感觉却未必容易。

    总之,离开了定,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悟;离开了悟,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定;但单纯的定,陷入枯定或者空定,则不但不会生起悟,反而是悟的障碍;单纯的悟,感悟越多就越难有定,没有定,就会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悟,越来越远。

    上面讨论这个话题,也是希望在阅读灯录之时,对灯录中人物的言行要有鉴别,既不要迷信所谓的“高深定境”,也不要迷信某些禅者毫无定力可言的奇言异语——毕竟,禅家言句,奇异的太多,若误以为言语越奇异似乎就表明悟境越高深,那就会越隔越远……

    第三个话题:静观因果,深参因缘之法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佛家所谓的慧,其实质究竟是什么?那么,可以说一切的慧的实质无非就两个字:因果。基于因果而生的种种变化,就是因缘法。因果,并非简单的杀人就要偿命或者杀生就要下地狱——这仅仅只是“相”上的显现。其背后的、导致这种“相”有“必然性”的那个链条,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虽然很难举例,但我还是勉力举一例来说明:例如,我们静听旁人说话,静观其人的言谈,会发现有些人,其人的念头变化非常快,一个话题还没扯清楚就又扯到另外的话题,话题间很可能风马牛不相及。这显然表现出了这个人心念的跳跃性。或者换种说法,是这个人的心念经常性的旁生枝节。如果与这样的人共事,你会发现这样的人做事的时候也会经常莫名其妙地节外生枝,生枝又生枝,最后会连主干也迷失。如果把这种节外生枝的心性看成是因,那么,这种因所带来的果,会是什么?首先,这个人一生的生命经历,肯定会经常性的“出意外”,一生都会磕磕绊绊。表面上看,有时会让人觉得似乎是外界的原因导致这个人磕磕绊绊,但实质上,是这个人自身有节外生枝的心性,他就必定会一生磕磕绊绊。如果这个人的这种心性已经表现为身体的外部行为,比如,其人走路时显得有些“蹦蹦跳跳”,则这个人出车祸或平地上摔跤子,基本可以预料。在这里,因,是这个人心性上的“节外生枝”,果,是这个人比常人更容易“出意外”。可能在很多人眼中,会觉得这因与果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如果是这种感觉的话,则还得提升自己的定力,还得在定中多下功夫深参因缘法——总之,我也没法用语言说清这因与果之间到底是如何关联起来的,但我上述这个例子,绝对是真正的有因必有果。或者,我们也可以反过来看——如果自己身边有人,莫名其妙地伤胳膊断腿有过两三次以上,你静观他的言语,他肯定是个念头迁移过快并经常节外生枝的典型。不仅是佛家或者禅家,其实道家也早就说过“吉人辞寡,躁人话多”,躁人话多就是念头迁变太快,当然不可能“吉”,不吉,当然会“平地上摔跤”。

    上述内容,聊的是我们观察他人的语言,从而了解他人的心念运作方式。我们要具备观察他人心念的能力,首先就要善于观察自己的心念。心念外化为语言,我们就可能从语言中品味出很多“言外”的东西。禅家的灯录,多半是只记录禅者的言,很少记录禅者的行,我们观察心念的水平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帮助我们通过禅者之言,品出其人言外的东西,这样对我们阅读灯录会很有帮助。正因如此,所以单独聊了这个话题,算是提出了一种阅读灯录时不妨可以一试方式。

    关于阅读灯录,本来还想聊几个话题,但内容会过繁,暂就这样吧,另抽时间再聊。休息ing ~~~

 



国学青年
(2016-01-23 12:16:58)
  

好文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之后,可添加您对本文的看法或者评论。



@友情链接  |  明月书院  |  南华书院  |  回页首
   

蜀ICP备:13003773号
四川龙江国学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进入个人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呢,请登录或者注册:

我要登录

用户:   密码:  

我要注册

欢迎您注册本站,请注意保存您的密码。
注册用户:  建议您使用有具体意义的中文名注册。
邮箱地址:  用于忘记密码之后,找回自己的密码。
输入密码:  慎重,千万不要做一个经常忘记密码的人。
  

站点说明

1、嗨,亲们,本站刚升级,如果您看到这个登录框的四角不是“圆角”,则请您务必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或者火狐2及以上版本浏览本站,否则页面可能不正常;
2、由于360或者QQ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仍然使用的是IE核心,因此务必请保证您的IE版本不能低于7,建议还是尽量使用IE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3、最后,祝您在本站浏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