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舜帝那里学习诚信之道(上)
语默  2014-09-08 14:45:30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今天大家坐在一起,聊一聊熊总布置的一个题目,就是《熊谷论道》九期讲述的“诚信”。我从舜帝身上来谈谈诚信问题。

    舜帝,是孔夫子、孟夫子,儒家的圣人非常推崇的一位古代圣人。《中庸》里面有句话:“舜其大孝也,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在《论语》里面赞美舜帝的语言很多:大哉舜帝,舜其大孝也,巍巍乎舜帝~~除了《尚书》里面的《尧典》,《舜典》,在《史记》里面有关章节外,记载最多的关于舜帝的话题就是《孟子》了,言必称尧舜。

    舜帝离我们已经有四千多年了,他身上闪耀着什么样人性的光辉,让我们的圣人们都如此赞叹呢?     

    儒家文化讲究,教育的目标是两个,一是成己、一个是成物。成己,就是内圣;成物,就是外王。就是要让自己有成就,让自己成人,先自度;成物就是成仁,自度度他,包括做事功,去影响别人、教化别人、去建功立业。这就是成己成物的过程。

    舜帝有一个蛮不讲理又非常凶残的后母,一个非常愚痴的瞎眼父亲,还有一个非常野蛮的嗔恨心很强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叫“象”。他的生存环境就是要面对愚痴的父亲,凶残的后母,不讲道理的弟弟。在《中庸》里面就有:“舜其大孝也矣。” 20岁以孝闻天下,在20岁与30岁之间,尧帝为了考察舜帝,把自己两个女儿嫁过去“察其内”,九个儿子跟着他,以“察其外”;经过十年的考核,到了30岁委以重用,尧帝就让他主持国家的重要工作,任用他“摄政二十八年”,在58岁的时候,尧帝去世,舜帝服丧三年,61岁的时候就“见天子位”,“见天子位三十九年”,总共执政70年,相当于当了七十年皇帝,活了一百岁,在死之前把天子位让给了大禹。所以,孔夫子说:“巍巍乎,居天下不为据有”富有天下,没有把天下据为己有。

    这样一个草根皇帝,他为什么能够成就?他身上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探讨的问题?对我们的人生有什么指导意义?用一个字来表现,就是一个“诚”。下面分六个方面讲这个“诚”:

 

    一,圣人之本,五常之本,百行之源

    我们学传统文化,学了很多很多,回过头来思考“诚”的问题,当然你可以从“诚”角度出发,再去参天地化宇宙。一个是“自诚明”,一个是“自明诚”。“诚者,天之道;诚之者,人之道。”我们为什么要去找回这个诚?因为我们已经被污染,孟夫子有段精彩的描述,说,“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我们学习圣人之道的目标就是寻找失去的本性,寻找真如、自我,寻找那个迷惑了、被遮蔽了的自我。这个自我怎么被遮蔽了呢?他就比喻说,牛山之草曾经是非常茂盛鲜美的,可是有人天天牵着牛羊去啃嚼,今天啃、明天啃,不断地啃,结果草没有了,山光秃秃的了,草地长不出草,山就变成沙漠了。很多人以为这里本来就是沙漠。我们人的本性也如是,当我们的本性丧失后,以为我们本来就是这样,为什么要学佛,修行,开悟?就是要让这个沙化了的土地重新长出鲜美的草,寻找已经丢失的世界,这个很重要。我们的古人没有沙化,所以他的草就很鲜美,这个就体现在舜帝身上。

  中国是一个“诚成”文化,只有诚才能成就,成己成物。在周敦颐的《通书》里面,第一章就讲“诚者,圣人之本”,然后就是“诚,五常之本,百行之源”,我们学四书五经,学仁义礼智信,那么这些从哪里来?从诚流出来的,跟“诚”比,仁义礼智信是枝干;诚才是根,才是根本。曾经有人问禅师,我们看四书五经,孔夫子看什么?孔夫子看《尚书》看《诗经》,那么舜帝看什么?舜帝那个时候没有尚书,没有诗经,但是他有“诚”。他种地,打鱼,做陶器,他也没有读过一天书,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成就?就是因为他有“诚”。有了诚,这个是本。 “诚”很重要,是百行之源,也是圣人的本。圣人和凡夫的差别是什么?就是诚,就是诚的程度不一样。所以“至诚”最重要。“修身在至诚,读书要明理”这幅对联就是雍正皇帝写给乾隆皇帝。修身要到至诚的境界,是诚到极处,诚到本来无一物的状态,要诚到极处。

 

    二,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

    什么叫各正性命,诚斯立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各定各的位,这个时候要立诚。舜帝怎么定位的?父顽母嚚(yin)弟傲,在这三个人的环境下,他是儿子,所以他就守死“子道”这个底线,尽儿子的道,他从来没有嗔恨心,没有想过报复,没有离开做儿子的本分,孔夫子说他“死守善道”,在这条人生的底线上,反复做功夫。舜帝就是守死善道,作为儿子这个道,他坚定不移守住了,他就是“各正性命,诚斯立焉”,舜帝把儿子功夫做完了,他已经成就了。舜帝的成就不是他做了几十年的皇帝,而是他在儿子这个“子道”上做好了。

什么叫尧舜?是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像他们一样当皇帝?不是。孟夫子说:说尧舜的话,做尧舜的事,用尧舜的心态就是尧舜。王阳明说,本位尧舜,随才成就。在你的本位上做尧舜,在你这个位置上,用心用到极处,哪怕你做饭,扫地,就在这一点上做到极致,这个就是尧舜。在自己位上,在当下行尧舜之道,死守善道。我们搞传统文化,就是要死守这个。这个防线,舜帝做到了,所以他成就了。生活中有很多考验,九九八十一难,让他成就了。我们很多人的条件比他好得多,但是我们成就不了,因为我们不能死守。熊谷每个员工都能死守自己的道,熊总也能死守这个道,世界上就没有不成的。

 

    三,性焉安焉谓圣,复焉敦焉谓贤。

  我们做一件事是自性的流露,是安心去做,很自然去做,这个时候你就是圣人,是你的自性,你的本性。舜帝做他的子道,没有谁教他,他就这样做了;到了敦促你去做,纠正你去做,你只能是个贤人。孟夫子说,“尧舜,性之者也”。尧舜治国是自性流露,就这样治了,天下为公,就是这样为公的,你们表扬我,我也不知道,我认为就应该这样做,我也就这样做了。但是,文武呢?就反之,到了文王武王,到了孔夫子的时候,就要教育大家,回到“性焉”回到本性了。我们的本性从来没有丢过,但是我们要去除这个污染,要回道。《中庸》里面说过:“安而行之,利而行之,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安而行之,就是尧舜;利而行之,就是我们带着利益,带着功利去行它;勉强而行之,别人把你强拉到庙子里去布施;在“成功”这一点上是一样,但是我们的心情不一样,因为我们是污染的,人家没有污染,我们是复焉,敦焉,是敦促你回复正道。所以敦促你回复正道都是一种教化。《中庸》里面说:“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这个是讲尧舜,不需要去思考,不需要去勉强,时时刻刻都在中庸里面,都在走中道,中庸就是讲他,这就是圣人。我们就是择之其焉,不能守。圣人是“时中”,是从容中道,二六时中,都在道上。

朱佐运/讲述

摘自《熊谷论道》第九期

 

相关阅读

1、从舜帝那里学习诚信之道(上)

2、从舜帝那里学习诚信之道(下)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之后,可添加您对本文的看法或者评论。



@友情链接  |  明月书院  |  南华书院  |  回页首
   

蜀ICP备:13003773号
四川龙江国学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欢迎进入个人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呢,请登录或者注册:

我要登录

用户:   密码:  

我要注册

欢迎您注册本站,请注意保存您的密码。
注册用户:  建议您使用有具体意义的中文名注册。
邮箱地址:  用于忘记密码之后,找回自己的密码。
输入密码:  慎重,千万不要做一个经常忘记密码的人。
  

站点说明

1、嗨,亲们,本站刚升级,如果您看到这个登录框的四角不是“圆角”,则请您务必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或者火狐2及以上版本浏览本站,否则页面可能不正常;
2、由于360或者QQ浏览器、猎豹浏览器等,仍然使用的是IE核心,因此务必请保证您的IE版本不能低于7,建议还是尽量使用IE浏览器与火狐浏览器;
3、最后,祝您在本站浏览愉快。